做出了大生意,年销售过亿

图片 1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烟涧村中,一群外表普通的农民,都是身怀绝技的青铜器制作高手,足以乱真的仿古作品甚至远销欧美。

一农民在家里建了个仿古青铜器“展览室”(首席记者任双玲通讯员巩卫东文图)在洛阳南部约70公里的一个山沟里,有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小村庄,那里三分之一的农家以生产仿古青铜器为业。这里就是业内人士俗称的“仿古青铜器村”——伊川县葛寨乡烟涧村。40多年前,村中一位艺人经过潜心研究,根据一本出土青铜器图谱,终于用传统工艺复制成功了仿古青铜器。后来,村里大多数人都学会了制作青铜器的技术。现在,这个村有200多户人家在从事青铜器的制作。他们生产的仿古青铜器精品已被全国众多博物馆收藏展出。
制作仿古青铜器小村庄远近闻名
在今年的洛阳牡丹花会期间,许多外地来客对洛阳市场上的仿古青铜器工艺制件非常感兴趣,一位香港来客出资3万元,当场订购了1吨重、30多件的青铜器制品。
13日,记者来到伊川县葛寨乡烟涧村,采访了这个远近闻名、颇具传奇色彩的“青铜器村”。
在烟涧村,记者看到马路边的招牌和村民家外墙壁上,到处都书写着“出售青铜器”;穿行村中,磨光机的尖啸不绝于耳。
在村民方国锋家,一大堆半成品的铜盆堆放在地上,方国锋正在打磨坯件。这位30岁出头的年轻人,与妻子一道制作青铜器制件,一年能挣个两三万元。在方国锋家的院子里、卧室里,到处都是青铜器的半成品。方国锋说,成品已经交货。据烟涧村村支书方智科说,烟涧村共有近800户人家,其中制作青铜器的有200多家,青铜器制件成为这个村的“支柱产业”之一。
走出方国锋家,迎面碰到一辆拖拉机上装载着一套较大的“天子驾六”青铜器。经询问,这是村民方银聚赶制的约200公斤重的一套较大型青铜器制件。方银聚说,这是别人订制的,他花了半个月时间制作完成,除去成本,他在这件青铜器上能挣1000多元。据介绍,这个村制作的最大的一件青铜器,有1吨多重,两个人用了近两个月时间才完成。
仿古青铜器“创始人”讲述“青铜器村”来历
村支书方智科告诉记者,村里最先制作仿古青铜器的“老祖宗”,是今年71岁的方兴庆老人,村里人公认他是烟涧村青铜器制作的“创始人”。在村支书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了方兴庆老人。
方兴庆说,他是1954年的一名高中毕业生,这在当时的乡村是非常罕见的高学历,按现在的学历层次比例,“差不多应该相当于现在的研究生吧?”方兴庆开玩笑说,他高中毕业后在一家翻砂厂工作,这为以后他研制成功仿制青铜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1963年,方兴庆从新闻中看到一个考古新发现的信息,其中一面古铜镜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于是他对古物、特别是铜镜着了迷。他开始进行研究,多次进行实体雕刻、模具制作、青铜器配方、浇铸、雕刻的试验。方兴庆说,经过无数次失败,他渐渐摸索出了规律,并成功地制作出仿战国时代的“牛鼻象背铜镜”。方兴庆将此镜交给一名文物工作者看,文物工作者居然没认出这是“现代”的东西。方兴庆兴奋极了,他更加对青铜器制作痴迷。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一本书,书名就叫《青铜器》,上面主要是我国出土的从战国时期到清代的青铜器图谱。方兴庆如获至宝,日夜研读,此后,他疯狂收集有关青铜器的书籍,到现在他还有好多这样的书。方兴庆仿制的古物就不仅仅是铜镜了,对照书上的图片,制作出立体的模具,什么铜马、铜盆、铜塔、铜兽、铜人……一切可以仿制的青铜器,方兴庆都仿制个遍。1965年,他又从一个民间艺人那里“偷艺”学来了“鎏金”工艺,这样,仅一个铜镜甚至可以卖到上千元,方兴庆成为村里名副其实的“富豪”。方兴庆制作的860公斤的仿古铜钟,至今还在济源的王屋山上挂着,他制作的众多青铜佛像,成为许多景点的“景色”。上世纪80年代,方兴庆将技术成果向同村的人公开,帮助他们走向青铜器制作之路。
近几年,由于家里发生一些变故,加上自己的年龄也大了,方兴庆退出了制作青铜器的行列。方兴庆说,现在乡亲们制作仿古青铜器的队伍扩大了,制作工具先进了,制作技术也进步了,很多人也因此摆脱了贫困,这是一件让人很欣慰的事情。
产品在低层次徘徊“青铜器村”期待辉煌
记者走进路俊伟的家,在烟涧村,路俊伟仿古青铜器制造的规模相对是较大的。路家有专门的成品展览室,几十平方米的室内,整齐码着品种众多的仿古青铜器,门楼下面,放着一座半成品的青铜塔塔顶,重约1吨。
路俊伟说,由于近来燃煤、铜的价格一直在涨,仿制青铜器的利润一直在下降,但现在还能“顾得住”。村里有200多户人家在制作仿古青铜器,竞争也是避免不了的,有了竞争,其价格和质量都会对市场、对消费者有好处。
据悉,烟涧村的仿古青铜器已经名声在外,这些农民的手工作品,早已销售到港澳台,东南亚地区更是抢手,美、英、日、加、法、德等国家的商人非常喜爱烟涧的仿古青铜器。在内地,烟涧的仿古青铜器已经被至少20家博物馆收藏或展出,全国各大私营企业“镇家之宝”的大型仿古青铜器,很多也出自烟涧村。在今年的牡丹花会旅游纪念品市场上,仿古青铜器成为许多游客的首选。
但由于销售渠道不通畅,这些仿古青铜器无法走得更远。并且,有些农民缺乏文史、美学等相关知识,制作的仿古青铜器非常粗糙,甚至比例失调,让人看着别扭;有的不知道一些细节的重要,随意增减文字、线条,失去了“古韵”等。
现在的仿古青铜器随着原材料和辅料的涨价,其价格也在增长,利润空间的缩小,也影响着仿古青铜器的发展。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产品并不愁卖,烟涧村大多制作仿古青铜器的农民并不愿意走“合作”的道路,“卖不了好价钱,还卖不了低价?反正也不会赔本!”因此,烟涧村的农民往往固守乡村,等待着买主上门。
采访中,有关人员告诉记者,仿古青铜器的市场潜力巨大,但由于还在低层次徘徊,离辉煌还有一定的距离。(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河南青铜器造假村

编辑:admin

  1/3的农户从事文物高仿

  年销售过亿元

  国宝帮亿万财富的来源地,河南洛阳市伊川县烟涧村是中国青铜器“造假”重灾区、集散地。

  这个中原地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烟涧村中,一群外表普通的农民,都是身怀绝技的青铜器制作高手,足以乱真的仿古作品甚至远销欧美,让文物收藏界和鉴定界十分头疼。

  这个以青铜器加工为支柱产业的村庄,有1/3的农户都生产仿古青铜器,年销售额1亿多元。

图片 2

  烟涧村的仿古青铜器鼻祖方兴庆

  位于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南约16公里的烟云涧村,一度是个让文物收藏界和鉴定界十分头疼的地方。这个以青铜器加工为支柱产业的村庄,有1/3的农户都生产仿古青铜器,年销售额1亿多元,部分产品工艺精湛、惟妙惟肖,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小小的烟云涧村如何走上了青铜器仿制这条路?它的产业又将走向何方?

  源远流长:青铜器仿制天时地利

图片 3

  沿着伊河一路向南,途经多处古代遗址,在陪同者关于此地传说故事的讲解中,被莲花山、九皋山、惠明山三面环抱的烟云涧村出现在眼前。一尊近两米高的仿古洛阳鼎端坐村口,街道两侧“青铜坊”“周鼎仿古工艺”等招牌依次排开,营造出与周围村落迥然不同的气氛。

  “这儿是全国最大的青铜器生产加工基地和青铜器产品集散地,人来人往热闹得很!”洛阳烟云涧青铜工艺博物馆馆长方长站的言语中流露出一股骄傲。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陆续有村民从事仿古青铜器加工,如今烟云涧在全国颇有名气。

  当外界惊叹于烟云涧青铜器之精美时,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青铜铸造业源远流长。据出土文物考证,烟云涧青铜器手工技艺已有3000多年历史。早在夏、商、周时期,伊川烟云涧到九皋天室山一带就被王室列为祭祀天神的宝地,而烟云涧是青铜祭祀礼器的重要制作铸造地。

  岁月更迭,青铜铸造技艺一代代传承。根据方氏家谱,明清时期烟云涧就有仿制青铜器的记载,但未形成规模,只以祖传手工艺流传。方长站称,他已是烟云涧仿古青铜器手工第16代传人。

  当地政府部门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兴盛的仿古青铜器制作是从上世纪60年代起萌芽的。“1963年前后,有村民在家秘密制作仿古青铜器,主要产品是4寸、6寸青铜镜,15公分左右的佛像。”伊川县葛寨乡政府一名负责人介绍,当时的制作方法非常原始,工期也很漫长。

  在较早从事仿古青铜器制作的几名老师傅口中,烟云涧重拾青铜器技艺是受外界启发。当时隔三岔五有人到村里收购老物件,村民手中都没有,却由此得知一个重要信息——老物件有市场。联想到烟云涧的历史渊源,有村民动起了脑筋,潜心琢磨已多年无人问津的青铜器制作方法。

  “咱没有古董,做点仿古工艺品应该有人喜欢。”64岁的周书欣说,他小时候就看村里的叔伯大爷捣鼓青铜器,后来自己也成了很受推崇的师傅,初衷只是想多少挣点钱,干这行应该比种地强。

  到上世纪80年代,学习仿古青铜器制作的村民越来越多,烟云涧的青铜器制作逐步公开化,相继出现几个作坊式的小企业。1995年,烟云涧村仿古实验厂成立,带动15户村民联合生产,并引进了现代电动工具,青铜器生产迎来快速发展时期。

  时至今日,烟云涧村800多户人家中,已有257户从事仿古青铜器加工,从业人员近900人。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利税1900万元,拥有公司型企业34个、百万元产值以上的厂家店面18家,成为全国知名的仿古青铜器制造基地,产品远销美、英、日等国。

  毁誉参半:是“造假”还是工艺品制作

图片 4

  在一些媒体报道中,烟云涧被视为造假重灾区。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烟云涧出产的某件仿古青铜器,由于太过逼真,文物专业人士都看走了眼。而烟云涧的仿古青铜器从业者,也被不少人当作造假文物牟取暴利的投机者。

  采访中,烟云涧的多名从业者对此表示深感委屈。“最早发财的是二道贩子,一个铜镜我们卖一两百元,他敢卖一两千元。”方长站说,他初期是背着二三十个铜镜到处碰运气,东西也能卖出去,但挣不了多少钱。后来中间商越来越频繁地到村里收购,一个个显得意气风发,当地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知道,中间商是把东西当古董卖。

  直到今天,方长站拥有全村规模最大的青铜器企业之一,按他的说法,“挣的还是一点工钱”。“大部分按利润5%到10%的价格卖给批发商,批发商怎么卖、卖给谁我就不知道了。说我们造假,卖假古董,真是有嘴说不清。”

  除了造假的争议,烟云涧青铜器产业自身发展也存在诸多矛盾和问题。一份葛寨乡政府撰写的报告显示,烟云涧青铜器产业在经营管理、资金筹措、生产工艺装备、产品包装与品牌宣传方面,都不同程度存在短板,至今未真正培育出有特色的示范龙头企业。

  以产品包装与品牌宣传为例,烟云涧青铜器从业者注重商品销售,不关注商品文化、品牌的培育,导致价格上的恶性竞争。业内人士认为,简陋的包装和销售环境使青铜器的文化内涵不能很好地得到体现,也不利于自身品位的塑造。

  传承受阻:文物仿制村路在何方

  对烟云涧的一批老师傅而言,还有更大的隐忧萦绕心头。

  “量一大,活儿难免就会粗糙,这是伤根本的大忌。”周书欣说,烟云涧之所以挣得名气,凭的是老一辈的精湛工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傅直言:“你看他们做的东西,厂大了有几个活儿好的?有的扫一眼就能看出比例不对。”

  目前,烟云涧产品有包括各个历史时期文物的复仿制品、人物造型和工艺品三大系列1000多个品种。大到高16米、重几十吨的,小到5厘米高、0.15公斤重的,都难不倒能工巧匠。“天子驾六”“马踏飞燕”等微妙传神、栩栩如生的青铜作品,令无数爱好者折服。

  然而,随着规模的迅速扩大和批量化生产,当地人曾引以为傲的精湛工艺正面临挑战。手工精雕细琢很费工夫,为赶订单工期,一些企业会放宽标准。同时,越来越多人投身青铜器行业,受天赋、能力所限,难免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

  周书欣最担心的还是传承问题——许多年轻人对青铜器行业不再感兴趣。青铜器制作不仅考验脑力,还是体力活儿,年纪大一点的从业者几乎都有颈椎病、腰椎病等职业病。周书欣的儿子虽然继承了父业,但常常萌生退意,想要改行,他觉得既辛苦又不赚钱。

  当地政府部门表示,将正视烟云涧青铜器产业面临的各种问题,逐步强化政府在青铜器产业发展中的主导作用,从政策、机制、融资渠道等多方面强力支持烟云涧青铜器产业发展,并重点推进青铜器产业园区项目。

  未来烟云涧将走向何方仍未可知。对村民来说,祖先留下的青铜铸造传统,就是他们最好的安身之本。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