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教育如何面对全球化,当代艺术教育的境遇与策略

图片 1

  • 图片 2

  • 图片 3

  • 图片 4

  • 图片 5

  • 图片 6

  • 图片 7

  • 图片 2

  • 图片 3

  • 图片 4

  • 图片 5

  • 图片 6

  • 图片 7

近日,浙江象山脚下,全球30多所重要艺术学府的艺术教育家们齐聚一堂,共议“在空前复杂的当代文化语境中,学院何为”。
艺术学院如何在多元文化主义的语境中建构其知识学基础,如何在全球化境遇中确立自我的文化主体性,如何协调与当代艺术实践的关系,又如何应对媒体时代视觉文化的转型……近年来,这些问题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和重新思考。面对如此复杂而多样的追问,艺术教育家们就艺术学院在当代社会生活与文化中的境遇、危机和机遇问题展开了讨论。
艺术教育:寻求“和而不同”
“在全球化不可避免到来的情景下,文化的多元化对一体化和同质化来说无疑是一种挑战。”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结合中国美院实际,他认为,中国美术学院在改革开放这30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迁,这种发展归根结底还是缘于社会需求和时代变迁的推动。在当前的境遇中,推动学院的发展,寻求一种“和而不同”的差异化策略是关键。这种策略在中国美术学院的历史上早有传统:80年前,林风眠就强调“引进西方的现代主义精神,让它在中国本土存活”,这种教育思想与徐悲鸿的“引进西方的现实主义精神,让它和中国的传统经典对接”是一样的。相比之下,林风眠之路更贴近生命的表现和本土化的关怀。
有着300多年历史的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在外表上保持了许多建校时的面貌,学院一直以非常开放的姿态迎接国外学生。该院院长亨利·克劳德·古索认为,艺术教育机构应该把艺术文化的教育放在国际层面来考虑,而非以学院、国家为界点。学校应该培养各种年轻艺术家,教授他们国际范围的艺术内容,让他们用自己的语言解读这些文化。最终,在共性文化圈下,年轻艺术家能拥有独特的文化个性,在国际背景下更清晰地认识本土传统文化。
不过,德国斯图加特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卢德格·叙内克斯却认为,艺术院校的教育应该用不同于其他类型高校的标准来衡量,结构、教学大纲、教学方式都有属于自己的、能经受考验的标准——该标准必须与成熟个人的成长过程相适应。德国斯图加特艺术设计学院提供与教授交谈、自己在工作室创作的机会,以及不同的基础设施设备。工具、内容、交谈频率由学生决定,他应该既可以接受小组的批评,也可以接受公众批评。不能把艺术院校理解成封闭的商店,而更多的应该是将其看成公众论坛。就这点而言,寻找统一、客观、国际间能够兼容的艺术教育没有多大意义,只会导致优势的平均化以及缺乏时代精神的“随大流”。
在艺术训练的全球化问题方面,德国汉堡美术学院院长马丁·诺特林认为,艺术训练应该致力于构建全球化的世界,应该专注于确定艺术定位并确立艺术态度,而这将会使得学生对这些永恒的波动做出积极反应,并在社会进程中起到推动作用。学生要能够适应多元化的要求,引入社会进程所需要的各种因素。这不是一种简单的方式,但非常有用,因为它促进了各种文化的汇合,能够丰富一个人的视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全球化相对化了国籍概念和文化特征,艺术学院必须辅助学生在此背景下研究和确认由此而出现的问题。
艺术教育面临的境遇与策略
关于中国美术院校面临的境遇和采取的策略问题,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认为,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中国美术教育逐步走向国际化,并由于高科技的发展而进入了一个图像数码媒体和网络所构成的全新的境遇。对于中国的美术学院来说,无论是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还是其他各省市的美术学院,需要思考的是在这个境遇当中应采取什么样的策略问题。
他同时谈到,在全球化的浪潮中,由于信息的畅通,各个学校,甚至各个国家的美术教育都在逐步地趋同,难以保持原有的特色。国外一些百年以上的艺术院校的学科相对稳固,而国内院校的专业设置还很不稳定。一个院校今天开设一个新专业,其他院校不到半年也会开设。由于艺术趋同,各国的艺术教育正在靠拢。在当下,国内艺术院校应具有自己的学术风格、导向。如何发展历史特色、与别的学院走不一样的道路是需要思索的。
结合学院自身的改革,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当岐认为,艺术院校应当重视在具体的艺术实践中培养人才。同时,艺术与科学结合,培养多元化的人才,需要把校内相关学科交叉。如汽车设计系与工程系的交叉、建筑专业与环艺专业的交叉等。这是一条很长的路,面临着体制上与机制上的困难。但是,正如科学上的杂交一样,这样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差异发展”是鉴于平行发展而提出的战略,是“因地制宜”的延伸和深化。
为了适应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发展的需求,以服务区域经济、区域文化为目标,广州美术学院成立了校办企业集美设计公司,逐步探索产学研结合的办学体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谈到,教育需要面对商业化,需要与实践相结合。对于21世纪中国高等艺术教育而言,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大众化、全球化以及日趋成熟的市场经济。过去中国的教育一直都沿用苏联艺术教育模式,培养的是具有写实功底和主题性创作能力的美术人才。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后多元文化主义和全球化浪潮的到来,学院的知识学基础因为其培养的学生难于满足社会需求而遭遇质疑。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美术学院就切身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美国旧金山艺术学院院长克里斯·布拉顿说,在美国接受教育有多样性和可接受性的问题。在基本的层面上,对于一个学员多样的学院来说应该建立一个能对话的、开放的、与世界接轨的教育环境,我们必须保证向所有符合条件的申请人提供教育。如果把全球化作为我们的背景,我们必须努力开展多样性的新实践。
他认为,艺术学院应致力于艺术教育观念的变革,建议成立一个跨国的教育机构,一个地理上四散各地、管理上有机整合的平台来进行研究和生产一系列基于媒体的项目。
坚守传统,才能创新
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院长A·C·查尔金表示:“在列宾美术学院没有建立之前,俄罗斯的艺术家都是到欧洲求学。250年前,彼得大帝的女儿建立列宾皇家美术学院。学院的老师不是欧洲著名艺术家就是从欧洲学成归来的俄罗斯艺术家。因此,列宾美术学院从创立之初就采用了欧洲的美术教育体系并沿用至今,教学大纲也来自意大利和法国。学生从小就必须严格按照学院的安排学习,从临摹石膏模型到临摹经典雕塑再到真人写生,一步一步地打好坚实的技法基础。这样的教学体系从开始到现在,教学效果都很好。而且从学院毕业的学生90%都在从事艺术类工作。同时,从社会大环境来说,本土藏家也一直是俄罗斯艺术的最大拥护者。”
如果说俄罗斯的美术教育是只立足于传统的坚持,那么日本则是一个绝对注重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又不断创新的国度。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副校长田渊敏男说:“现在艺术界都在朝创新发展,但不保留传统怎能走向创新?就如日本的动漫,虽然世界闻名,但这些优秀的动漫作品都是传统下的产物,在这些动漫作品背后都能发现日本‘江户时代’传统的影子。”
台湾艺术大学校长黄光男认为,艺术需要国际讯息,也需要走国际化道路,但必须要注重传统教育和民族性教育。就拿中国水墨画而言,现在的中国水墨画已经不再那么具有中国传统特性,因此从现在起要对传统文化进行传承。他说:“艺术如果没有民族化特征,没有本土化特征,那探讨下去还有何意义呢?”

  1928年4月,蔡元培在杭州西子湖畔创立了中国第一所综合性的国立高等艺术学府国立艺术院,开始了“以美育代宗教”的实践;2008年4月,中国美术学院迎来它的八十华诞。而就在这一特殊的时刻,有关艺术学院究竟如何在多元文化主义的语境中建构其知识学基础,如何在全球化境遇中确立自我的文化主体性,如何协调与当代艺术实践的关系,如何处理与其它美术馆、双年展、画廊之间的关系,又如何应对媒体时代视觉文化的转型等诸多问题却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和重新思考。面临如此复杂和多样的业界追问,32位来自全球顶尖美术学院的艺术教育家们,首次集体回应了有关艺术学院在当代社会生活与文化中的境遇、危机和机遇问题。

编辑:admin

  4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学院的力量——中国美术学院新时期三十年发展文献展”开幕,同期,“境遇与策略:国际当代艺术教育与传播”峰会也一并召开,这一由俄罗斯国立列宾美术学院院长、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院长、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院长、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美国博物馆协会会长、新加坡美术馆馆长和中国美术馆馆长、上海美术馆馆长、广东美术馆馆长以及国内10所美术学院院长等34位国内外知名艺术教育和艺术事业管理者共同参与的学术讨论盛会,因其规格之高,参与者之众而备受业界瞩目。

  “境遇”:全球都面临挑战

  潘公凯(论坛主持人之一,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境遇”不同,“策略”则将必然不同

  “当前全球艺术学院的领导者和操作者都在共同的国际化‘境遇’中进行着艺术教育事业,尤其对于中国来说,这个‘境遇’具有更多的复杂性。中国的艺术教育和艺术事业在整个20世纪中一直都在‘古今’与‘中西’两大坐标的复杂空间中摸索着、探讨着、争论着。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开放、自由和民主的氛围,并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全球化的趋势中。此时,中国的美术教育不仅要面临一百年来一直存在的‘古今中西’这么个十字坐标的复杂‘境遇’,还要面临当代新的境遇,即数码媒体所带来的网络时代。而且,这个复杂境遇还在随时随地发生着变化,影响它们之间的因素也在随时随地发生变化,所以对于中国的美术学院来说,决定自己的教育怎么做,课程怎么上,学科怎么设置的时候,他们所要考虑的因素就特别多,面临的挑战也就特别大。

  中国的艺术市场在近几年异常火爆,艺术品价格迅猛上涨。这就使得中国的艺术事业、艺术教育和艺术市场这三者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因此,中国的艺术教育除了要思考清楚与艺术事业的关系,还不得不思考与艺术市场之间的关系。由于信息的畅通,各个学校甚至各个国家的美术教育都在逐步地趋同,彼此间的互相学习和靠拢显得那么容易,因此,大家都觉得非常难以保持过去的特色。在这个共同性和趋同性不可阻挡的‘境遇’中,学院当代艺术教育要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成为全球各个美术学院首先要思考的大问题和本质性问题。

  这个‘境遇’对于全球艺术院校都是一样的,但面对这个‘境遇’的方式和‘策略’则将必然不同。所以每所艺术院校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保持和发扬在历史当中形成的特色?”

  中国“策略”:寻求“和而不同”

  许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差异化发展策略是关键

  “中国美术学院在改革开放的这30年里有着巨大的变迁,但是它发展的实质还是来源于社会的需求和时代的变迁。中国今天的当代艺术教育如何消化20世纪的文化遗产?如何在多元文化主义的语境中建构自己的知识学基础?如何在全球化境遇中确立自我的文化主体性?又如何应对媒体时代的视觉文化转型等等都是大家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寻求一种‘和而不同’的差异化发展策略是关键。这种策略在中国美术学院的历史上早有传统:80年前,林风眠就强调‘引进西方的现代主义精神,让它在中国本土存活’,这种教育思想与徐悲鸿的‘引进西方的现实主义精神,让它和中国的传统经典对接’是一样的。相比之下,林风眠之路更贴近生命的表现和本土化的关怀。”

  曹意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唯有史论研究基础才能培养创新名家

  “第一,中国美术学院是坚守传统的堡垒,一切创新都要立足于传统的基础之上;第二,它是艺术创新的发源地,是中国前卫艺术家的培育温床,中国许多成功的前卫艺术家,如吴山专、黄永砯等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因此,中国美术学院也是最具开放性的学院之一,而这种开放性的体现就是它与国际的密切交往。第三,这种对于国际的了解,又是立足于学院对美术史论的建设和重视,这是中国美术学院自建校以来的一个优秀传统。如从1928年建校开始,林风眠就认为中国的传统与西方的现代主义有着内在的联系;第二任校长腾固留学德国,对西方史论的研究更是身体力行,这些都是中国美术学院早期与国际接轨的表现。正是美院具有了这种史论研究的深厚基础,才能培养出如今这些优秀并具有创新意识的艺术名家。”

  黎明(广州美术学院院长):艺术教育的最大挑战在于市场经济

  “中国美术学院所做的我们不一定能做得到,而我们所做的,中国美术学院又不一定去做。对于21世纪中国高等艺术教育而言,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大众化、全球化以及日趋成熟的市场经济。过去中国的教育一直都沿用苏联艺术教育模式,培养的是具有写实功底和主题性创作能力的美术人才。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后的多元文化主义和全球化浪潮的到来,学院的知识学基础因为其培养的学生难于满足社会需求而遭遇质疑。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美术学院就迫切地体验到了这一点。因此,为了适应改革开放的社会发展需求,以服务区域经济、区域文化为目标,广州美术学院成立了校办企业集美设计公司,逐步探索‘产学研’结合的办学体系。教育需要面对商业化,需要与实践相结合。”

  俄罗斯、日本:坚守传统,才能创新

  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院长A.C.查尔金表示:“在列宾美术学院没有建立之前,俄罗斯的艺术家都是到欧洲求学。250年前,彼得大帝的女儿建立列宾皇家美术学院,即列宾美术学院的前身,也都是请法国知名艺术家到圣彼得堡讲学,学院的老师不是欧洲著名艺术家就是从欧洲学成归来的俄罗斯艺术家。因此,列宾美术学院从创立之初就采用欧洲的美术教育体系并沿用至今,教学大纲也来自意大利和法国。学生从小就必须严格按照学院安排学习,从石膏模型到经典雕塑再到真人写生,一步一步地打好坚实的技法基础。这样的教学体系是他们的生命,而且从开始到现在验证下来的教学效果都很好。而且从学院毕业的学生90%都在从事艺术类工作,本土藏家也一直是俄罗斯艺术的最大拥护者。”

  如果说俄罗斯的美术教育是只立足于传统的坚持,那么日本则是一个绝对注重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又不断创新的国度。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副校长田渊敏男说:“现在都在朝创新发展,但不保留传统怎能走向创新?就如日本的动漫,虽然世界闻名,但这些优秀的动漫作品都是传统下的产物,在这些动漫作品背后都能发现日本‘江户时代’的传统影子。”

  中国台湾艺术大学校长黄光男认为,艺术需要国际讯息,也需要走国际化道路,但必须要注重传统教育和民族性教育,就拿中国水墨画而言,现在的中国水墨画已经不再那么具有中国特性,因此从现在起要对传统文化进行保存和传承。他说:“艺术如果没有民族化特征,没有本土化特征,那探讨下去还有何意义呢?”

  法国、罗马:我们喜欢创新和合作

  法国国立布尔日艺术学院保罗·德沃图指出:“所有艺术领域都受到网络的影响,可以说电脑改变了我们传统的艺术。我们更习惯用新的工具去做以前的艺术,只要一点点变化,新的事物就会产生。”保罗·德沃图认为学院需要脱离传统观点,而成为试验基地,而仅非教育场所。

  已经到访中国5次的罗马美术大学校长艾尔菲尔·蒙戈里在论坛上对于中国的美术课程和艺术水平表示盛赞。他说:“1993年,中国当代艺术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得以展出,自此开始逐渐获得欧洲的认同。近年来罗马对于中国艺术的关注也日趋明显,越来越多的私人画廊和艺术机构都在展出和宣扬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罗马正在以极大的热情和乐观精神与中国展览合作。这里的艺术和文化比外交更能增强人民之间的关系。”他透露,罗马美术大学非常有意愿中国的各大学院进行交流和合作,并在实施中。

  作为论坛构思者之一的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曹意强表示,校庆的举办是对学院过去历史的一次回顾,是在过往的历史中汲取智慧。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兼设计学院院长宋建明认为,只有在这种跨语境、跨国界和跨文化的交融中,才能产生出不同的理解和解答。新加坡美术馆馆长郭建超则认为,艺术院校之间相互的交流有益于多角度看待问题,促进艺术的发展,生成新的艺术样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