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交所之乱如何收场,只有在制度下发展

最近大半年关于文交所的话题被炒得沸沸扬扬,我看到的是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交易市场的巨大前景。之前天津文交所两批艺术股票的暴涨并不能真正代表中国艺术品投资市场的行情,主要原因一是作为首发投资者追新所致;二是天津文交所一次放量太少,而市场需求很大,所以造成了暴涨。一旦上市的量上去了,涨幅会更理性。

为什么天津文交所还不停牌!还不出来说清下一步做法,给广大艺民一个交待。

同时我认为中国艺术市场可投资的产品太少,所以新出来一种投资方式和产品必然会得到投资者的追捧,这是正常的。

天津文交所是不是要做文交所里最后的钉子户,或者就是破罐破摔了?

一个文交所从筹备到成立,其实是个很复杂又有技术壁垒的流程。因为这是个新兴事物,国家还没有出台有关政策法规,其实需要先放后收,这样有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现在主要是各地政府在尝试。我们是这样做的:首先向省政府和省委宣传部、文化厅汇报项目。政府提出了相关要求,网站、交易软件、配套技术开发,这些完成后政府要验收,验收通过才能注册公司。政府越是要求严格,我的信心越足。

现在距离国务院正式下发《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已经一个月余,全国文交所陷入整顿风暴,而天津文交所至今仍未有任何动作。

现在有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块资本的疯长,也有很多热钱流入了这个行业,陆陆续续有很多地方上的文交所和一些控股集团开始着手此事。除了上述的一套流程步骤以外,文交所的建立还需要一些必需的软硬措施:首先在模式上要有创新、技术要成熟、规则要可行、公司要有一定的实力、需要政府和工商部门的审批。壁垒主要还是规范化运行其中各个相关环节和主管部门的协调、监管的制度化,怎样在国家没有出台相关产业政策法规前摸索一条具有风险控制、具有公信力、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在天津文交所百度贴吧里,大量投资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切盼望着找到出路。

文交所之所以不断被曝出负面新闻,是因为这个新兴行业有它显而易见的问题存在。一是艺术品的保真与防伪,二是艺术品的估价,三是建立健全的监管体系。现在源头性的问题是国家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进行约束和保护,所以其中必然会有很多钻空子的人,国家采取的是先行先试的政策,先让百花齐放,再规范市场,先放后收。但最后一定要有相关部门进行监管,只有在制度下发展,路才会走得更远。

暴涨暴跌中的乱象

这些问题我自认为我的文交所现在都已经能够解决。对于作品真伪问题我们除了在艺术品上市模式上有保障外,我们和文化部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建立了一套科学的防伪备案系统,该系统是当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技术,我们是该技术唯一的使用者。价格评估的问题我们将会和国家级的权威部门和权威专家合作评估,采用多方评估模式和我公司自行开发的评估系统进行综合评估。保险问题一是我们将和保险公司合作;二是我们将建立艺术品保真仓库。

2009年6月15日,上海成立国内首个综合性文化产权交易平台,其定位是和文化相关的产权交易平台、产业投融资平台、企业孵化平台和产权登记托管平台。

对于投资者来说,当前所需要具备的硬性条件主要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抗风险能力。投资者的具体流程其实和普通的股票投资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其实区别不是投资者的问题,是艺术品的上市规则的问题:什么样的艺术品可以上?怎么选择?怎么评估?怎么保真?怎么保证投资者的利益?怎么管理上市艺术品的作者?

然而真正让文交所成燎原之势的,是2009年9月17日成立的天津文交所。和从事专业化综合性服务的上海文交所不同,天津文交所的经营内容是在对文化艺术品进行鉴定、评估、托管、担保或保险等系统程序后,发行并上市交易拆分化的、非实物艺术品份额合约。

现在文交所每天的曝光率这么高我是百感交集,因为艺术品投资证券化我从2002年开始研究,2004年设计完成,2005年开发网站上线,当时国家政策不允许,而不得不停止,经过漫长的5年等待,终于等来国家对这个领域的开放,怎能不感慨万分!虽然现在这个新兴事物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国家先行先试,能够允许它在起步的阶段出现些问题、改正问题,从而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

所谓非实物艺术品份额拆分,是套用股票的操作模式,把单件的艺术品或者艺术家某个时期的作品进行资产打包,通过价格评估之后,再拆成等额均分的单只股票形式,上市发售,通俗的说法就是艺术品股票。

很多舆论认为这个事情的本质是有钱人在圈钱,出现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上世纪80年代的深圳交易所发行股票的时候,国人更多的也是观望,可是后来呢?艺术品的投资是当前世界上比较看好的投资领域,这已经不需要多说。我认为不存在富人忽悠老百姓圈钱的事情,如果有问题就是上市产品的源头把关问题,这个问题我看现有的文交所都没有解决,以致老百姓怀疑上市作品的来路和选择标准是否合理合法的问题。

作为全球首家份额化的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天津文交所艺术品股票的灵感并非来自国家研究机构,而是来自于屠春岸,一位在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从事多年工作,且曾经在天津从事房地产投资的商人。

编辑:颜媛媛

2011年1月26日,津派画家白庚延的两幅书画作品《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作为首批艺术品在天津文交所上市,分别被估价600万与500万,拆分为600万份与500万份,每份价格1元。不到两个月,至3月中旬上述两只艺术股票身价各翻17倍,最高单份价格被炒至18元以上。这意味着《黄河咆哮》的市场价格达到了1亿元之高。这样的市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徐悲鸿、张大千等名家作品,而实际上白庚延作品在艺术圈里的评价并没有如此之高,他另外两幅类似的作品在拍卖会上拍得的价格不过区区几十万元。

看到天津文交所成功吸引大量热钱入市,全国各地兴起了文交所热潮。大干快上的文交所达35家之多,甚至引来香港和国外机构效仿。

暴涨之后紧跟的是暴跌。为了给过热的艺术品交易市场降温,天津文交所按照天津市政府监管部门的通知对《黄河咆哮》与《燕塞秋》实行停牌,并设定艺术品月价格涨跌幅度为20%。后来,这个涨跌幅度不断被缩小至10%,再至1%。3月24日,《黄河咆哮》与《燕塞秋》复牌交易,但由于天津文交所的朝令夕改且媒体对此予以了大规模围观报道,艺术股票的跌停之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30万进去,22元出来。网友在文交所乱象里坐了趟过山车。如果你经历了天津文交所100多个跌停,你就感觉股市实在是不错的。

38号文引发整顿风暴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11月11日,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其中明确要求,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

均额份、集中竞价、T+0的证券化实时交易、权益持有人无上限,天津文交所的游戏规则样样和38号文冲突。

38号文件一出,全国35家文交所立即陷入整顿风暴。目前,除天津文交所以外的其他文交所都已经开始对38号文件做出反应。北京汉唐艺术品交易所最先表示停牌并寻求与香港方面合作;湖南、陕西为代表的文交所按成本价对投资者进行现金返还;郑州文交所也明确表示将修改交易规则。

按照38号文件要求,各省级人民政府要尽快制定清理整顿工作方案,于12月底报国务院备案。业内人士预计国务院将在明年年初敲定最终解决方案,到时大多数文交所将被取缔,而未来可能只有北京、上海、深圳3家有当地国资背景的文交所能获得正式牌照。文交所国有化似乎是大势所趋。

有不少业内外人士认为38号文大快人心,这种圈钱骗人的把戏早该禁止。和文交所标榜的金融创新不同,他们指出这是一场有悖艺术原则的圈钱运动。被称为艺术北京画廊博览会掌门人的董梦阳(微博)表示,艺术品股票背离了艺术品的属性和艺术情感。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西沐也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的专访时表示,目前的文交所太过迷恋份额化交易而迷失了自己的使命,未来应该重新定位为综合化+专业化的路子,在政府完善规则和监管的前提下利用市场机制来配置文化艺术资源。

《收藏投资导刊》的主编尧小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天津文交所能否作为金融创新模式的试点保留下来取决于文化部与直辖市之间的力量博弈。如果未来产品发行程序和资金介入方式上有合理的调整,文交所的未来还是有望看好的。

拖字诀背后的期待

打开天津文交所官方网站,首页上方认真学习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两行大字赫然在目。页面上还摘录了一段2011年5月6日《国务院推进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见》,鼓励天津滨海新区金融改革和创新,原则上可安排在天津滨海新区先行先试。

编辑: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