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佛像修复,南北朝佛像有古人大漆修复痕迹

历时半年多的修复,成都下同仁路去年11月出土的140多件佛造像,即将一展芳颜。记者7月20日在成都市考古研究所文保中心看到,出土佛像构件已接近修复尾声,预计10月将全部完工。而修复完成的佛像经过清理、脱盐等程序,已经可以看出宝相庄严、曹衣出水的风姿。这批造像未来将在成都博物馆新馆展出。

2014年11月-12月,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在距离宽窄巷子200米远的下同仁路126号的原成都市水表厂厂区内,陆续发掘出了140余件石刻佛像及残件,被确定为南北朝到唐代之间的作品。这些红砂岩佛像,有单体佛、菩萨、天王像,也有背屏式组合造像,还有一件单体倚坐式托塔天王像,在国内极为少见。

保鲜膜、竹签、宣纸齐上阵,佛像这样揭开面纱

在修复阶段,文保人员还发现了石像身上的修复痕迹,就粘合问题,与古人进行了一次专业切磋。随着3D影像的制作和最后粘接、谐色等环节的完成,今年底,这批佛像将具备走进博物馆的资质。

去年11月底,成都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在下同仁路的原成都市水表厂内,陆续发掘了140多件石刻佛像及残件,这批石刻文物,被确定为南北朝到唐代之间的作品。由于历史上南朝时期的佛造像存世实物极少,因而这批佛造像弥足珍贵。

面膜敷半年修复需耗1年时间

记者在文保中心看到,所有出土石刻全部被放在十几个塑料箱里,有的仍裹着宣纸,有的已经一展芳容。工作人员杨盛告诉记者,文物在地底所处环境稳定,一旦出土,往往会遭遇风化加剧、盐析出等危险。因此,这批带着泥土的石刻残件,刚出土时就被裹上厚厚的保鲜膜,以免成都干燥的冬季加快水分流失,导致石刻表面开裂。待送到文保中心,才开始初步清理和修复:首先要用超纯水清洗浮土,沾上泥块的部位要用竹签仔细剔除。仅清洗的时间,便长达近两个月。记者看到,清洗出的石刻残件,有的还能看到残缺的彩绘。而为了保存这些残留的彩绘,修复人员不仅清洗时格外小心,清理完成后还要对彩绘进行局部加固。

7月20日记者走进文保中心。储藏室内,已经拼对成功的佛像都有自己独立的塑料防潮箱里。部分佛像包裹着白色织物,无法窥得全貌。

但是,石刻修复还有一个重要环节:脱盐和风化加固。杨盛说,用宣纸包裹佛像就是脱盐。因为宣纸既可以使文物保湿,其特殊的材质又能让石刻缓慢干燥以免爆裂。与此同时,石刻内部的盐分能够慢慢析出,直至内外稳定。否则,盐分析出过快在表面迅速结晶,便会撑破表面。而严谨的风化加固,将使石刻表面更加坚固。

工作人员说,这些佛像,正在经历局部脱盐的步骤。脱盐,是用超纯水浸湿宣纸,将湿宣纸裹住石像,宣纸1-2周换一次。光是这一个步骤,就要持续半年时间。这就像是给佛像做面膜。中心工作人员杨盛说,面膜一是可以保湿,避免文物因为干燥过快而开裂,而是为了吸出佛像体内的盐分。如果不进行脱盐工作,盐分就可能在佛像表面结晶,将原本风化较为严重的表面撑破,出现粉化现象。

杨盛透露,这批石刻大多已完成上述修复工序。未来,它们将进行拼对、粘接以及谐色等工序,力争再展往日风采。

在敷面膜前,佛像先是经历了1个月的清理工作,去掉了表面的泥土,之后又对彩绘、饰金部分做了加固。

有佛像数百年前曾被修复过

敷完面膜后,佛像还会进行风化加固,用专用的加固剂对文物风化部分进行加固。再之后就可以进入拼对和粘接的环节,也就是将原本散落破碎的佛像恢复到一个较为完整的状态。最后对修复中留下的痕迹进行谐色,就是补色差,使佛像远看一致,近看有别。

然而,下同仁路出土的这批佛像究竟有何价值,似乎很难用肉眼判断。保存在塑料箱里的佛像残件,最大的约1尺高,最小的只有四五厘米。历经成百上千年,大多数佛像已经面部风化模糊。但是,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从事佛教考古的张雪芬介绍,这批出土石刻的价值在于:出现了有南朝题记的石刻,并且还有明确的出土地点和层位关系,为进一步认识南朝造像艺术提供了珍贵资料。

今年底,这批佛像就能修复到能够进入博物馆。

记者发现,这批石刻佛像包括单体佛、菩萨、天王像,也有背屏式组合造像。其中一件背屏式造像上有南朝梁天监十五年发愿文题记,是1498年前,造像者为他的亡父亡母所造。还有一件单体倚坐式托塔天王像,被成都市考古队工作人员评价为在国内极为少见。

各有各的招古今匠人隔空对话

有意思的是,石刻文物的珍贵,似乎并不只有现在才得到重视。这次出土的佛像中,有一尊竟然在数百年前就曾经修复过。由于佛像齐胸断裂,古代的工匠在石像中各打一个榫孔,然后采用了有粘接性的大漆进行修复。只是石像最终被毁时,修复处再次断裂。未来,工作人员将采用更科学的技术对其进行粘接,古今文物工作者,将进行一场跨越时空的相会。此外,文物工作者还对现存石刻进行了3D扫描。这些有残缺的佛像,通过建模分析,有望完整还原。

南朝佛像修复,南北朝佛像有古人大漆修复痕迹。杨盛说,在修复佛像的过程中,他们也和古代的工匠们跨越时空进行了一次切磋。其中一尊佛像的头部和躯干已经断开,但是在两部分的横截面上,各有一个正方形的小孔。杨盛说,上下两块的断面都有打磨的痕迹,而两个小孔,正好能够插进一支榫,证明佛像在出土前就已经断裂并经历了一次修复了。修复时间和制作时间相隔不久,应该是雕刻后不久就损坏了,修复后接着使用

链接

用木榫无法完全吻合好两块红砂岩,修复工作必须使用粘合剂。那么古人使用的粘合剂是什么成分呢?是否是修筑城墙时常常使用的糯米石灰浆?

石刻文物修复流程

杨盛表示,工作人员搜集了断面上残存的粘合剂,对成分进行了检测,发现是大漆,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土漆。成语如胶似漆的漆,就是大漆,这是一种从漆树皮部采割出的天然涂料,原本多用于家具制作,因为具有较强的粘性,被聪明的古代工匠用于修复佛像。

1、清理:用超纯水清洗浮土,沾上泥块的部位要用竹签仔细剔除。仅清洗时间,便长达近两个月。

现代文物修复,对不同材质会使用不同配方化学制剂,性能上比起大漆有着明显的优势。但木榫加大漆的做法还是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而这次发现也可视为现代文物工作者和古代工匠的隔空对话。

2、彩绘饰金处局部加固:清洗时格外小心保留残存的彩绘,清理完成后进行局部加固。

3D虚拟修复缺失处可以补完整

3、脱盐:用宣纸包裹,既可以使文物保湿,其特殊的材质又能让石刻缓慢干燥以免爆裂,使内部的盐分慢慢析出,直至内外稳定。

为了让佛像有更完美的展览和呈现方式,在进入博物馆之前,文保人员还会对这批佛像进行一次3D扫描,将其数据上传到电脑,使用专业软件进行虚拟修复。通过3D扫描技术将残缺文物的相应部分分别进行三维扫描,然后虚拟拼接在一起,并依据相关历史资料对损毁部分进行虚拟修复,从而重现文物的历史原貌。

4、风化加固:在不影响文物原貌,不降低文物价值的大前提下,选用石灰水、环氧树脂类材料,甚至纳米级材料对风化石刻进行加固。

比如发现一个佛像,背光部分破损,我们可以用三维技术把背光修起来;如果底座遗失了,同样也可以修复。参观者在专用的设备上,可以看到3D图像的文物全景,结合实物,会有更好的参观体验。

5、拼对:先将口、腹、底、耳、足等不同部位残块相对集中,而后依据口径等尺寸的大小、器壁的厚薄、纹饰特点、颜色差别,火候高低等情形一一对比来进行拼对。

6、粘接:对于残缺、断裂的文物部件进行粘接,粘接的每一个部件都要严丝合缝。

网站地图xml地图